首页>旅游文化 > 新田家风征文作品 > 正文

一等奖作品:太平街

2017-03-10作者:公安局 陈艳芳点击:评论:0
字号:T|T
  先锋街是条老街。能称得上老街的都不简单,自古就是繁华之地,也是鱼龙混杂之地,三教九流,无所不有。如今虽然商业慢慢往新城发展,但老街一如既往的热闹,尤其是乡下老百姓进城,都爱往老街钻。老街卖什么呢?农具店、化肥店、种子店、杂货店、理发店、便宜的服装店、文具店等等。老街两边的房子外观一模一样,不看店的名称,你想找出哪家店是哪家店,难。
  但在安太平那就不难了。安太平是先锋街的社区民警,在这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哪家店子有多大哪个老板有什么爱好哪家有几口人都是干什么的,都装在他心里,闭上眼都能找过去。
  吃过晚饭,妻子要拉安太平回娘家,快过年了,看娘家需要买些什么东西。安太平回绝了,他的理由是,要散步。妻子气过头,横着脸,边说边嚷,今天周未,姓安的,你一个晚上不逛街,会死啊。天天不分白天黑夜地逛,你能逛出个官帽来?同你一起进公安的,早就什么所长、副局长了,你呢?一个片儿警。妻子越气越没好话。
  妻子这人,刀子嘴豆腐心。妻子对他横脸,他知道,埋怨的后面,更多的是理解体贴关心。
  安太平不温不火,刚要出门。老婆拿着个药瓶子追过了来,太平,你忘了把速效救心丸带上,记得别回得太晚。
  老婆,你对我可真好啊。安太平对老婆歉意地笑了笑说,谢谢老婆大人。
  说是散步,不如说是巡逻更好。老街虽然只有一条街,但地盘可不小,街里有巷,巷里有弄,住着几千户两万多人,要当好这个社区民警可不容易啊。
  自从安太平当了老街的社区民警后,老街没有发生一起邻里纠纷,更没有打架斗殴偷摸扒窃赌博的事,成了县里的治安模范街。老街的人说,全靠了安太平。
  孩子弄丢了,老人走失了,老街的人都会找安太平。嗨,还真的全找回来了。街里住着不少孤寡老人,这些人年纪大了,行动不便,交水电费搬煤气罐这些事,老人们喜欢给安太平打电话,太平啊,家里没电了;太平啊,煤气罐要换了……亲切的好像是招呼自己的儿子。
  十点多,安太平接到老婆的电话,催他早点回家。安太平给老婆说刚在“百姓餐馆”喝茶呢,表侄还没睡,看到我,非拉我进来喝杯。
  最早,安太平的表侄要在渔王巷开的不是“百姓餐馆”,而是麻将馆,安太平知道了,找过去,问,侄啊,你要开麻将馆?
  表侄笑嘻嘻地说,叔,这不找点事做,不做啃老一族嘛,你可要多关照侄儿哦。
  开麻将馆你靠啥赚钱?夏太平说,不就是想抽水子钱,打的钱少了你抽不起水子钱,打的大了那可是赌博,叔是警察,可不能让你开这样的店,害人害已。
  叔,不开麻将馆我干什么,真要我做啃老族啊。
  瞧你这脑子,不会换个思路。安太平拍拍表侄的肩说,渔王巷缺家店,你要做了就是独此一家。
  什么店子?表侄迫不及待地问。
  渔王巷几千人,大都是上班和做生意的人,这些人都不自己弄早餐的,乡下人来太平街,一大清早也都先到渔王巷逛逛。你要是开家快餐店,早餐下米粉,中午和晚上搞快餐盒饭,保你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安太平笑呵呵地说。
  表侄的“百姓餐馆”就这样开起来了,因为是独此一家,加上干净卫生实惠口味合众,生意出奇地好,喜得表侄隔三差五叫安太平过来坐坐。
  喝了几杯茶,安太平要走,表侄留他再坐坐。安太平说,你忙了一天,也该早点休息,明天还要早起呢。我呢,也再走走看看。年关了,小偷也多了起来。
  叔啊,你可别累着了自己,你那心脏可是安了三根支架呢。表侄送他出门时,心疼地说。
  就在先锋街的口子上,安太平发现新华南路上有一个人鬼鬼祟祟地推着电动摩托车。凭警察的直觉,安太平断定这人有问题。
  停下,安太平喝了一声,直奔那人而去。
  那人丢下车要逃,却被安太平追上了,经过一番搏斗,安太平在随后赶来的公安局治安巡逻队的帮助下,抓住了偷车人。押解偷车人上车时,他趁着安太平不备,狠狠地踢了一脚,正踢在安太平的胸口,安太平“哎哟”一声,抚着胸口摔倒在地。
  这个晚上安太平再也没能回到温暖的家,再也看不到客厅里老婆为他留着的灯。安太平牺牲了。
  安太平牺牲后,先锋街的人跑了几趟民政局,在街头街尾各竖了一块街牌,上书三个醒目而耀眼的大字:太平街。
  一年后,一个身穿藏蓝色制服,头顶着国微的年轻小伙子,来到“太平街”街牌面前,深深地敬了个礼,爸,儿子来了,来替您继续守护这条街,守护百姓安居乐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