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旅游文化 > 美文欣赏 > 正文

天下鹅井堪无双

2015-08-01作者:宋秀娟点击:评论:0
字号:T|T

    我无法对一口水井表述深深的眷恋之情,也无法对一口水井唱一首山野的俚歌,在我的眸子,鹅井是一面碧绿的镜子,它可以照着过去,也可以照着未来。我曾想,它可以照见我对它浓浓的思念之情吗?在一个明月之夜,我乘一缕徐徐的微风来到鹅井,为它写下了这样几句话:你忘记我时,我依然记得你?我忘记你时,我身已在那世。我无法知道鹅井是否读懂,我写下了,是用一种真挚的情感,这样的情感,或许是一辈子的前缘,或许是一辈子的牵挂。

    鹅井,是石羊的眼睛,因了它的清澈和清纯。建文帝来的时候,这双眼睛还有着少女的羞涩,那碧绿的瞳仁,是建文帝的世界。我无法预测建文帝是怎么仓促或狼狈逃出大明朝那猩红的朱漆宫门,据说,一条下水沟和他有着很深的渊源,下水沟与建文帝的故事早已走进了史料,那是屈辱与悲苦的交织,那是内心火焰的燃烧,这团火焰,始终没有燃烧掉世界的繁琐和更替,它像西边的斜阳,烧尽了的,只能是自己,以他的胸襟,建文帝不可能逃过这百劫中的一劫。逃出宫门的建文帝一度落发为僧乞讨这个世界的容身之地,江河是他的拐杖,大地是他乞讨的碗,他总归不是一只任意翱翔的雀鸟,两广也不是他能栖身的树丫,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梦见一口硕大的水井,在水井中畅游的他突然被漩涡吞噬,在他的脚底下是一道发出雷鸣般吼声的河流,河流卷走了他的大明宫阙,他的玉玺、他的龙袍,还有他的金銮宝殿,脚下的河流里,三千佳丽绝望的尖叫声凭添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惧,于是,建文帝发出了凄厉的呼救声,这时,一朵火烧云化为一位慈祥的白发老者,老者满脸的笑容,他远远地望见了建文帝跌落漩涡的恐惧和惊慌,以及魂不附体的惊吓。建文帝的呼救声像一只蚊虫的鸣叫,有些无力,有些苍白。建文帝被流水冲刷着,在激流的漩涡中,一道火焰在熊熊燃烧,那火燃烧得邪乎,几次把他笼罩,又几次把他吐出来,建文帝不想死,他顽强的生命力是江山河岳的承载体,尽管他贵为天子,“削藩”后的雷电还是将他击垮。

    后来,我走进石羊的时候,老人们给我讲起这样一个故事。

    温文尔雅 ,英姿勃发的建文帝因为梦里水井的奇异,来到了新田武当山。旧县志中,武当山称做伍当山,武当山得名是近几年的事情。据说,石羊镇一个农民在自家屋后挖地,竟然挖出一块石碑,石碑上写明武当山所属范围,于是,文物部门划定石羊洞上的九个山峰为古已有之的武当山,后来推断出山上的庙宇是建文帝皈依的地方。

    建文四年,以“清君侧”之名发起“靖难之役”的燕王朱棣攻破南京城,一把火烧了建文帝的皇宫,一场大火,建文帝从此下落不明,生死两茫茫。生性多疑的永乐皇帝朱棣要置建文帝于死地,明令户科都给事中胡淡和内臣郑和在全国范围内搜查建文帝踪迹,多年来,均告无果而终,时间一晃又是数年,建文帝的行踪不慎泄露,密报到永乐帝朱棣那儿,朱棣派遣军马悄悄埋伏在建文帝取水的必经之路。一日,建文帝从山上下来取水,刚走到井边,数百兵丁就刀光剑影地围上来了,指挥使挥动宝剑直取建文帝首级,这时,本来飘荡在天上的十二朵白云突然化成十二只白鹅齐刷刷地落在建文帝周围,风雨不透地簇拥着建文帝向井中走去,后来,这十二朵白云没有再返回到蓝天上去,白发老者将十二朵白云点化为十二只白石鹅,尽心尽力地守护着建文帝,不信你来看看,鹅井中的十二座白石,不管远看还是近看,没有一只不是白鹅的形状,它们不分白昼,惬意地游弋在鹅井如镜的碧绿中,到了冬季,从鹅井流出来的水弥漫着薄如白纱的氤氲,它是薄雾?是轻烟?很多人说,那是十二只白鹅吐纳的仙气。这些白雾有一个很奇异的自然现象,那就是天气越冷,白雾越浓,水流速度也就越大,倘若你惧怕寒冷,可以将手脚泡在鹅井,顷刻间,热的电流在全身游走,接触到水的皮肤慢慢泛起红的韵美。

    关于鹅井,故事很多,但有一个传说却让我对鹅井地下水的来源充满了浓郁的兴趣。

    我是很随意走进老支书家那红砖房屋的,老支书是熟悉多年了的忘年交,他知道我特为鹅井而来,就滔滔不绝说起了鹅井。

    鹅井的水源,不是在湖南,是距离永州、新田很远很远的广西半边渡。半边渡在漓江乡巴岛南段河边,它的右岸,有一块奇特的临江巨壁,将一条小路拦腰切断,南来北往的人虽在同岸也须搭船摆渡,因此,就有了半边渡的来历。

    今年十月,我乘竹筏游过半边渡,半边渡是一个让人称绝的好去处。石壁陡峭如刀切,高耸入云,气势磅礴,极为壮丽。润滑的峭壁上,石纹斑斓,各种禽兽非常形似,有一处“张果老倒骑毛驴”的图像,巧夺天工,好像神功所为。1974年叶剑英游江到此,拍手称奇,并作诗一首:“乘轮结伴饱观山,右指江头渡半边。晚点奇峰千幅画,游踪莫住碧莲间。”

    老支书说,有一个风水先生言道鹅井的水源来自半边渡,没有人相信,风水先生就打赌说,你们选两个后生到半边渡,等到渡口有漩涡卷起来的时候,往里面倒一箩筐稻谷壳,三天后,鹅井就有稻谷壳冒出来。村里老人为了证实风水先生说话的真假,当真派出三个壮汉去半边渡,没有想到,一直守候在鹅井边的人在一个深夜竟然发现有稻谷壳悄无声息地冒了出来,于是,鹅井水源发源于半边渡的消息传开了,方圆数十里的人都来担水,鹅井的盛名渐渐传开了,后来,鹅井作为词典收进了《辞海》,《辞海》对鹅的注解是“新田有鹅井。”

    我去过很多的乡村,也亲捧过井水的甘冽,却没有一口井如鹅井般的富有历史的传说和逸事。离开鹅井的时候,天空有天鹅相互的呼唤声传来,哦,又是北雁南归的时节,一行天鹅展开洁白的羽毛,在天宇飞翔飞翔,它们越过高山河流,走进我对鹅井的眷恋与怀想。看,穿红衣的少女挑着一担木桶向鹅井走来,那双明眸开出了山花的绚丽,我仿佛看见弯弯山道上,一顶花轿在唢呐声中颤悠悠地抬来,谁的歌喉那般的浑厚:

    鹅井边边对山歌,

    成双成对是天鹅,

    妹唱山歌有深意,

    爱妹愿做癞蛤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