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旅游文化 > 民俗风情 > 正文

端午,看道县人划龙船

2011-06-15作者:唐人杰点击:评论:0
字号:T|T
导读:道县龙船赛历史悠久。每年端午节,濂溪河上百舸争流,两岸人头攒动,观者如潮。

  时间过得好快,转瞬又是端午。

  去道县看龙船赛,看道县人“搞潲”,也是端午过节一个不赖的选择。

  道县龙船赛历史悠久,已被列入全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今正在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每年端午节,濂溪河上百舸争流,龙船赛事精彩纷呈,两岸人头攒动,观者如潮。

  道县人通常将“赛龙舟”称作“划龙船”,一些爱开玩笑的道县人则将赛龙船戏称为“搞潲”。养猪人为了让猪潲快速冷却,会用木锹在盆里来回划动。

  想想划龙船的样子,还真像是那么回事。  

\

  依然清楚地记得,去年端午,道县龙船赛与“首届国际理学文化节曁第三届中和节”合并举办,感觉颇有看头,曾与几个朋友开车去凑热闹,谁想扫兴而归。

  当然,扫兴而归并非因为赛事不精彩,而是根本就没看着。

  2010年6月15日,农历五月初四。那天,磅礴多日的大雨终于停了,与朋友将妻携子驱车近百公里,在中午时分赶到道县。让我们始料不及的是,由于潇水超过警戒水位,水流湍急,政府通告市民,为安全起见,所有龙船严禁下水,原定下午打响的决赛战择日而行。

  立于潇水边,但见江水泛滥,汹涌北去。西洲公园上的濂溪阁如同一艘大船,在江心飘摇,可望而不可即。岸边,几艘指挥船、救援船铁锚深抛,缆索紧系,所有参赛龙船全部被拖回岸上。

  人们三三两两踟蹰在江岸,围着被卸去头尾、大底朝天的龙船,久久不愿离去。

  但是我们得离开。未能亲眼目睹道县人“搞潲”,我们以为憾事,唯有期待来年再见。  

\

   2011年6月6日,农历五月初五,端午,我又来到了道县。

  去年与今年的端午天气构成了两个极端。

  去年,连日暴雨,江河泛滥;今年,春夏连旱,田土龟裂!

  去年,濂溪河水汹涌,龙船远避;今年,濂溪河滩裸露,龙船搁浅!

  幸运的是,除了濂溪河,道县还有一条潇水。尽管天干少雨,但潇水自有博大的胸襟,她可以将所有龙船尽数揽入怀中。

  今年,龙船赛战场首次搬到了潇水上游。

  今年的龙船赛持续4天,龙船自五月初二下水,130余条龙船虽未将潇水搅得天摇地动,却也是风生浪涌。

  潇水大桥是观龙船赛的极佳位置。桥上人满为患,好不容易挤进一个位置,居高临下,江面境况一览无遗。

  是日天气不坏,一点小日头还不至于让观众汗流浃背,无处藏身。

  自桥上下看,开阔的江面上,形形色色的龙船往来穿梭,仿佛鱼儿在水族箱中游弋。

  龙船不大,远远望去,桡手的服饰是最抢眼的亮点。红的,黄的,蓝的,白的,皂的,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在桥上等待多时,始终不见比赛开始,不禁有些郁闷,继而烦躁起来。

  下游龙船集结处,不时有几条船划上来。起初没注意,慢慢觉悟,原来比赛已经开始。

  令人纠结的是,每组比赛只有4条船,那么,100多条龙船将分成30多组来比,一组接一组划过,于是偌大的江面上,“嘿哟”“嘿哟”声不绝于耳,就是看不出气势。

  两岸观者潮涌,江面气氛略显冷清。  

\

  离开桥头,我挤过人墙,往下游走去。在比赛的起点处,可看到指挥船边,聚集了数十条龙船。

  道州龙船头部造型大致分为龙头、虎头、凤头、鹰头和猫头,每类船头与颜色分别代表不同村落或家族,其头部造型夸张,色彩艳丽,造型优美,雕刻精致。道州龙船身长约20米,宽1.2米,头翘离水面1.4米,尾翘离水面2米,尾部装饰彩旗,后有长约5米的舵板。龙船可载20余人,桡手一般为18至20人,以齐水为标准。

  广播里叫着船号,每次四船,集中在指挥船两边。每条龙船掌头者手执一根连着指挥船的红绳,表明四船处于同样起点上。

  发令声起,四船挣脱红绳,往前冲出。掌头者挥舞红旗,船中鼓手奋力击鼓,桡手听鼓下桡,徐疾有度,节奏整齐,桨劈银浪,击水如飞。两岸观众高声呐喊,不时有鞭炮炸响在龙船驰过的近岸……

  看累了,不等龙船赛结束,我带着迷惘离开。

  如潮的观众,没有人注意到我的离去,当然,更不会有人发现我留在潇水岸边的一串串思索的足迹。  

\

  2009年以来,韩国欲注册端午节,甚至表示屈原和龙舟也是韩国的。中国民众愤然而起,据理力争,此后国内龙舟运动达到一个新的高潮,每年端午举办龙舟赛的城市日益增多。

  远的不说,永州的零陵、祁阳都有各自的龙舟赛,各地的风俗习惯大同小异。道县如果不能将龙船赛办出自己的特色,那么,道县的龙船,有朝一日终将沉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激起的几朵浪花也将随流而逝,消失无踪。

  别了,道县龙船赛。今日去,不知何日再来,惟愿在某一个无旱无涝、风和日丽的端午,我能见到一场人心激荡、气吞万里的道县龙船赛,一场真正的“搞潲”大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