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旅游文化 > 美文欣赏 > 正文

聆听石头开花的声音

2011-04-18作者:乐剑平点击:评论:0
字号:T|T
导读:捧着何一飞的诗集,我看到了“开花的石头”是那么美丽,仿佛听到了石头开花的声音,是么悦耳动听,如天籁之声,久久在耳旁回响。

  2010年未,新田籍全国知名小小说作家、诗人何一飞出版了诗集《开花的石头》。这本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新书,带着淡淡的油墨清香,飘荡着对生活的热爱,诗人细腻的感情跃然纸上,从中反映出了对生活的追求和现实的无奈。诗人从小处着眼,站在生活的底层,描写一些卑微的人和事,把握住生活的脉搏,凝成缤纷的诗句,读来让心灵受到震撼。全书共分四辑,分别描写了“故乡的春天”“七月流火”“历史透视”和“爱情贴”。

  在诗人的笔下,乡村生活是那么美好,让他日夜向往。诗人常沉醉在“那山、那水、那人”当中,从中感受生活的幸福。“那些被故乡的春天眷念着的事物\是幸福的\欢快的河流是幸福的\姹紫嫣红的田园是幸福的\那条在油菜花里撒欢的狗是幸福的\弯腰耕耘的人们是幸福的\他们习惯了春种秋收”,“我祈求时光的马车送我回到\炊烟升起子孙满堂的\纯朴生活”。

  诗人贪恋在乡村居住的日子,即使后来移居城市也恋恋不忘乡村。他认为“城市的脸是一种病\故乡是治病的良方\记忆所及的天空天高云淡\所有的快乐抵不过童年的灿烂\岁月的锈迹爬上脸庞\怀乡的人抚摸着乡音 两眼含泪\一生都在远行的足迹\就是被故乡牢牢牵住的\那根风筝的线”。他常怀念逝去的母亲,每当夜深入静,母亲仿佛就在眼前,“梦啊 你要经常把门打开\要把月亮的灯笼高高挂起\要给我逝去的母亲\一条宽敞明亮的大道”。他去给母亲扫墓时,走在路上也常浮想联翩,用诗意来怀念母亲,“这是我母亲来过的地方\她的坟离这不远\花开不败\看母亲沉睡的面容\我止不住握紧给我一生的嘱咐\母亲来过的地方阳光融融\我不敢望这里的青草\母亲走过就留下这些”。诗人在写红高粱时,同样写到母亲,借物抒怀,表达对母亲的真实情感,“我要写写红高粱\这些和我母亲一样\一辈子都把根深深扎在\黄土地上的红高粱\在我母亲的悉心照料下\它单薄的身躯\撑起生活鲜红的火把”。

  乡村那些朴素的事物,深深刻印在诗人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诗人用朴素的语言,描写《那地方》,“从人们的嘴上 从许多的书上\我们对那地方非常熟悉\那地方没有国花\如果有国花\那肯定就是玉米或红高粱”。在《守秋》中,诗人对庄稼一往情深,“红高粱 玉米 红薯们啊\我生死与共的兄弟\我们一同感受大自然的厚爱\一同听萧萧的风 看朗朗的月\一同走过雨季 旱季\现在你们成熟了\我的兄弟们啊\我为你们作最后的守护\之后 我收获你们\你们收割我”。乡村让诗人充满无限的情怀,他把乡村的一景一物都看成是自己的兄弟,与它们发生通感,与它们平等对话。

  “石头开花了”,《开花的石头》经过生活的沉淀,呈现出缤纷奇特的美丽。随着社会的不断开放吗,农民纷纷进城打工,也构成了一道城市的风景线。诗人贴近这些进城的农民工,感受他们的生活气息,从一些卑微的人和事身上,反应出生活在最低层打工者的生活状态。在《我笔下都是些卑微的人物》中,有椎间盘突出的倒水管工陈五,有点结巴的老王,只剩九指的钳工小刘。他们哥仨经常在一起“喝喝酒\扯扯家常\发发牢骚 骂骂娘”。诗人的眼光是敏锐的,甚至从麻雀的身上也能看到农民工的影子。在《麻雀》中,“这群从乡村来到城市的麻雀\闲时站在我家窗台的护栏上,叽叽喳喳地聊天\他们当中有四川口音\有江西口音\其中一只还是我家乡湖南永州的口音\他们有时聊得开心\更多时候 沉重无奈”。诗人贴近农民工生活,去感受他们身处异乡的乡愁。在《异乡》中,“这个异乡\也许会有一缕阳光\穿过工房\也许会有一阵和风\安抚疲惫\也许还有一声亲切的呼唤\让我泪流满面”。民工们的生活有苦也有乐,他们的心中始终有坚定的生活信念,虽然没有花天酒地,但他们有自己的快乐方式。《深夜两个民工在唱歌》:“一个唱着湖南的花鼓戏\一个喊着四川的号子\又粗又朴素的歌喉\纯乡土的嗓子\他们唱一句\卑微的心\幸福一下”。在《表弟要去北京打工》里,诗人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了对社国的热爱,“表弟说北京不远\祖国是母亲\北京是母亲的心脏\我们啊就是心脏一个个细胞”,“表弟要去北京的时候\还是有些忐忑\他迟疑地问我\哥 如果我在生活的奔波中\摔倒在长安街上\北京 她会疼吗”。如此似人的表现手法,读来让人颤心盈泪。

  在诗集的第三辑,诗人从另一角度来透视历史的一些人和事,他的笔端触摸历史的灵魂,说“李白那厮\年轻时心高气气盛也重功名\仗剑负籍往长安走了一遭\见了些世界\才知道做官也不容易\且没他的份\不如去写诗 不如去喝酒\挥金买酒在长安的街上\醉了三天三夜\放荡形骸 一腔抱负总在\血液中奔流”。在缅怀一代伟人刘少奇同志时,诗人把少奇同志的的清贫、正直、高大形象刻化得淋漓至尽,“在安源 天有多高、少奇同志就有多高\在安源 水有多清 少奇同志就有多清\在安源 岁月不老\少奇同志就不会老”。诗人在描写历史人物时,为了表达更贴切,常给历史人物冠以职业名称。如《登山者•孔子》,描写孔子如登山者,不断达到一种更高的思想境界,最后到达无人可及的巅峰。“年轻时 孔子登东山\登东山而小鲁\后来孔子登泰山\登泰山而小天下\孔子之后\再无人登泰山极顶”。诗人把孟子看作是气功师,说孟子好练气功,诗中最后一段,“讲学之外\孟子主练气功\孟子说\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孟子之气,气吞山河。当诗人的历史眼光巡视现代,他写到战争,《想起一樽小战士吹笛的雕塑》,抒发了一个革命小战士的共产主义坚定信念和对生命的热爱,以及革命者的浪漫主义情怀。“这是战斗的间隙\一场恶战来临之前\一个小战士\倚在刚刚修复的工事\吹起了笛子\笛声 飘荡对生活的热爱\和对革命者的一种精神\幸福地坚强地覆盖了\最艰苦的日子”。

  诗人的浪漫主义情怀,在诗人的笔下,随处可见。诗人对爱情怀有钟情。《在鲜花绽放》里,“让我做你的花匠吧 我的花儿\为了神的旨意\我会献出园艺师的灵性和细心\献出剪刀一样锋利的果敢\深入内部 我的花儿\我已不再是你的陌生人”。诗人对爱情有着坚定的信念,他《对生活说“我爱你”》,“永远相信爱情\并在爱情里歌唱和隐居\相信妻子的眼睛\相信柴米油盐里细腻而丰腴的日子\相信滚烫的夜晚 枕头和胸脯\赐给我生活的乐趣”。然而,在诗人的生活里,还有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诗人的人生境界,也是他生活的一个重要愿望。在不能兼顾爱情的情况下,他会暂离爱情。诗人的心注定要漂泊的。长期稳定在陈旧的生活方式里,诗人就会缺少激情和体验,就会缺少灵感。所以诗人必须要去流浪,要不断用新的生活来充实内心。“我要沿着纯净的河流去流浪\怀惴阳光 乳房和盐\寻找失落的天堂\爱人哦 我的出走不是无情的背叛\是男人与生俱来的漂泊愿望\当我疲惫归来\你的门前\是否飘动着 依然等候的\黄手绢”。爱情最终仍是诗人的最后归属。

  在诗人的真实生活里,他的工作和生活也是起伏的,他办过企业,经过商,当过药检师,也外出打过工。他从事文学创作最初从学写诗开始,还获得过首届潇湘文学奖诗歌一等奖,后来他又学写小说,在《北京文学》、《天津文学》、《百花园》、《诗歌报月刊》等刊物上发表过不少作品,后来在文坛沉寂一段时间,之后又主攻小小说创作,不断有作品发表并被《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杂文选刊》、《意林》、《知音》等刊物转载,并在全国小小说创作方面取得了一定名气。他用写诗的手法来写小说,其意境与诗歌有异曲同工之妙,随着诗人的生活和事业的“峰回路转”,对生活充满激情,对身边的事物充满灵感,当他的生活不断累积,创作欲望也越来越强,他的眼前仿佛一切是那么美好,“所有的花都绽放了\包括铁树和荆棘\它们站在春光中\它们是热情和活生生的\在五月的阳光下\那块卵石躺在明亮的河床\接受阳光流水鸟鸣的洗礼\坚硬的心有了绽放的欲望”。

  捧着何一飞的诗集,我看到了“开花的石头”是那么美丽,仿佛听到了石头开花的声音,那是经过岁月洗礼之后发出的声音,是那么悦耳动听,如天籁之声,久久在耳旁回响。

分享到: